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|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
  歡迎來到略陽縣政協網!
略陽縣政府網站 | 政協陜西省委員會 | 政協漢中市委員會
 首頁  政協簡介  政協動態  會議專題  調研視察  提案工作  文史資料  委員風采  互動交流 
站內搜索:
 
當前位置: 首頁>>文史資料>>文史資料>>正文
 
有關故道略陽段的部分史料信息
2015-11-17 14:57 張楫 略陽縣政協

故 道

《史記·高祖本紀》:“(高祖元年)八月,漢王用韓信計,從故道還,襲雍王章邯。”

《史記·淮陰侯列傳》:“八月,漢王舉兵東出陳倉,定三秦。”

《史記卷·五四·曹相國世家》:“曹參……從還定三秦,初攻下辨(成縣)、故道(鳳縣)、雍、邰。擊章邯軍好畤(干縣)南,東取咸陽,圍廢丘(興平)。”

《史記·河渠書》記述,漢武帝時期“抵蜀從故道,多坂、回遠”。

《漢書》載:公元前206年(漢高祖元年)5月,劉邦還定三秦,“以故道(嘉陵道)擊雍(今鳳翔)”,“蕭何發蜀漢米萬船而給助軍糧”。

《漢書·高帝紀》記載:“(漢高祖)元年五月,漢王引兵從故道出,襲雍。”

《漢書》載:“初攻下辨(今甘肅成縣西),故道。”

《漢書·曹參傳》:“漢王封參為建成侯。從至漢中,遷為將軍。從還定三秦,攻下辨、故道、雍。”

《資治通鑒》太祖高皇帝:“元年(前206)八月,漢王引兵從故道出,襲雍,雍王章邯迎擊漢陳倉。雍兵敗,還走,止,戰好畤,又敗,走廢丘。漢王遂定雍地,東至咸陽。”

《續資治通鑒長編》卷5:宋乾德二年(964),趙匡胤命忠武軍節度使王全斌伐蜀,同時命其興修陳倉道路,是年十二月,“先鋒都指揮使、鳳州團練使張暉,督兵開大散關路,躬撫士卒,且役且戰,人忘其勞,至青泥嶺病卒。”

《寶雞古代道路志》關于隋唐五代兩宋時期“故道驛程及驛站設置”記述:“故道至鳳州后,折西南行,三十五里至馬嶺寨。馬嶺寨又西十五里至兩當縣(今兩當縣東三十五里)置驛。由兩當西南行,七十里至固鎮(今徽縣城關鎮),又十五里至河池縣(今徽縣西十五里銀杏村);又二十七里至青泥嶺;又東南五十三里至興州長舉縣(今略陽西北一百二十里長豐村);又東南一百二十里至興州治所順政縣(今略陽縣),又東南經興城關、大城戍、分水嶺,渡沮水至西縣(經勉縣西)。再折西南經百牢關至金牛縣,借金牛道入蜀。又西縣東行,經褒城縣至興元府。”

青泥嶺

西晉《續漢書·郡國志》載:“青泥嶺,在興州長舉縣西北接溪山東,即今通路,懸崖萬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屢逢泥淖,故名青泥。”

唐代《元和郡縣志》載:“青泥嶺,在興州長舉縣西北五十三里,接溪山東,即今通路也。懸崖萬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屢逢泥淖,故號為青泥嶺。”又載:“泥功山或即青泥嶺之別名。”

北宋《太平寰宇記》載“接溪山本縣(長舉)西北,五十三里。”

北宋《元豐九域志》載:“興州(治今略陽縣)有青泥嶺,山頂常有煙云霰雪,中巖間有龍洞,其嶺上入蜀之路。”

北宋《輿地廣記》:“青泥嶺,在沔州長舉縣西北五十里,上多云雨,行者多逢泥淖。”

明嘉靖《陜西通志》:“青泥嶺,在縣(略陽)北百五十里,古棧道也……”

明嘉靖《略陽縣志》記載:“青泥嶺,(略陽縣)西一百五十里,懸崖絕壁,遇雨行人惡其泥濘。”

《略陽縣志》記述:“青泥嶺,在北一百五十里,《元豐九域志》:‘興州有青泥嶺,乃入蜀之路。’《輿地廣記》:‘青泥嶺,在沔州長舉縣西北五十里,上多云雨,行者多逢泥淖。’《郡國志》:‘青泥嶺,在興州長舉縣西北,接溪山東,即今通路,懸崖萬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屢逢泥淖,故名青泥。’《藍田志》:‘青泥嶺有二:一名峣山;一在漢中略陽縣。’按:青泥嶺南最高為巾子山嶺支山也,唐時入蜀要路,李供奉經此作《蜀道難巾子山》。唐名青泥,宋稱鐵山,通鑒、梁。開平中,歧王李茂貞舉兵犯興州,山南節度使唐道襲率眾固守青泥嶺,扼塞險要,茂貞不能達,遂引眾還。后梁乾化元年,歧王使劉知俊擊蜀,與王宗侃戰于青泥嶺,蜀兵敗績。后蜀廣政十六年,高彥儔與周兵戰敗,走青泥。宋紹興三年,金人率步騎十萬,破和尚原,進攻仙人關,自鐵山懸崖開道,吳玠以萬人守殺金坪,以當其沖。開禧二年,金兵入鳳州,吳曦表以鐵山為界,皆此舊志,青泥嶺古棧道也,懸崖絕壁,行人所難,宋李虞卿、田諒改道于白水江。今通川大道在褒谷,白水江路乃略徽大路。”

清光緒重修《略陽縣志》:“青泥嶺在北一百五十里。”

《徽縣志》記載:“東南二十五里,其南最高峰為巾子山(宋始稱鐵山),唐入蜀要道,李白經此,作《蜀道難》。”

民國《徽縣新志》記載:“青泥嶺在興州長舉縣西北,接溪山東即今通路也。懸崖萬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屢逢泥淖,故號青泥嶺。東南四十里巾子山,其山巔望之形似巾子,故名。其色如鐵,又名鐵山。唐謂之青泥,宋始稱鐵山。陡壁直上約五、六里至其巔,俯瞰城郭。西南倚山一角,有虞關鎮。”

清代張綬《鐵山鑄鐘記》:“鐵山在城南四十里,雙峰卓起,時出云雨……劉子羽謂蜀口有鐵山棧道之隘,即此焉。自下而上約十里,路僅容足,步步險絕。其下為太平庵,虞關、青泥嶺、嘉陵江。林壑奇峭,我徽一大觀也……”

隴南成縣石碑寨現存的南宋吳挺《世功保蜀忠德之碑》記載:“(紹熙)四年(公元1193)六月,(吳挺)公薨于(興)州,及歸葬,過青泥坂,泥淖陷脛。”

仙人關

嘉靖《略陽縣志》:“仙人廢關,西一百四十里。吳玠把守于此,關碑俱存。”

清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五十六載:“仙人關在縣南百二十里,近略陽縣界。宋紹興三年,金人入興元。吳玠守仙人關,自西縣間道會劉子羽于三泉……復往守仙人關。紹興四年,吳玠與弟吳璘破金人于此。端平二年,曹友聞卻蒙古將汪世顯于大安,遂引兵扼仙人關。《大清一統志》:仙人關,路分左右。自成州經天水出皂郊堡,直抵秦州,此左出之路;自兩當趣鳳縣,直出鳳翔大散關,至和尚原,此右出之路也。”

清順治七年徽州知州楊三辰《江河紀略》記曰:“仙人關峽,宋將吳玠、吳璘破敵處也。”

乾隆《徽縣志》載:“仙人關,在(徽)縣東南六十里,與漢中府略陽縣接界。”

嘉慶《徽縣志》載:“仙人關,虞關西十里。東巖石壁高闊,若排列仙人,眉目須鬢,疎秀可數,有自然飄動之致。宋吳玠、吳璘守此以保全蜀。”

明代郭從道《徽郡志》與民國版董杏林《徽縣新志·要道》記述:“虞關:鐵山西南麓。唐置虞關驛,為蜀口要隘。宋曰虞關,設轉運使于此。明為巡檢司治,清初裁缺。”

《略陽縣志》記載:“古有何尚翁在此修真,道成飛升。故名仙人巖。”

白水路

柳宗元《興州江運記》載:“自長舉北至于青泥山……崖谷峻隘,十里百折,負重而上,若蹈利刃。盛秋水潦,窮冬雨雪,深泥積水,相輔為害。顛踣騰箱,血流棧道……”

《元豐九域志》載:“興州(治今略陽縣)有青泥嶺,山頂常有煙云霰雪,中巖間有龍洞,其嶺上入蜀之路”,這里所說的“嶺上入蜀之路”,就是聞名遐邇的青泥路。

雷簡夫在《新修白水路記》:“大抵蜀道之難,自昔青泥嶺稱首。”

《新修白水路記》摩崖碑刻載:“至和二年(1055年)冬,李虞卿以蜀道青泥嶺舊路高峻請開白水路,自鳳州河池驛至興州長舉驛五十一里有半,以便公私之行……十二月諸工告畢,作閣道2309間,郵亭營屋綱院383間,減舊路33里,廢青泥一驛……大抵蜀道之難自昔以青泥嶺稱首,一旦遇險即安,寬民省費,斯利害斷然易曉。”

清《宋會要輯稿》記載:“景德二年(1005)九月四日,詔興州青泥舊路依舊置館驛并驛兵、遞鋪等。其新開白水路亦任商旅往來。先是,屢有言新路便近。亦有言青泥驛雖遠一驛,然經久難于改易者。故下詔俱存之。”

清嘉慶十八年《漢中府志》卷六《古跡》:“白水路,(略陽縣)西北一百二十里,宋轉運使李虞卿同郎中田諒等以蜀青泥險峻,請開白水路,自鳳州河池至武興以便公私之行,有雷簡夫記。”又載:“經營實難,繼成不易,非有深心定識者,孰能為此?讀《白水路記》,不勝嘆息!”

北宋《資治通鑒》記載:“后梁開平年間(907年—910年)岐王李茂兵犯興州,山南節度使唐道襲率眾固守青泥嶺,扼塞險要,李茂貞不能達,逐引眾返還。后梁乾化元年(911)岐王使劉知俊擊蜀兵,與王宗侃戰于青泥嶺,蜀兵敗績。”

南宋《續資治通鑒長編》記載:紹興四年(1134)年,蒙古兵攻宋,南路自青泥嶺開道出。

清嘉慶《三省邊防備覽·棧道》中寫到:“一由略陽(古興州)經甘肅徽縣、兩當出鳳縣而至寶雞、利州、興州達鳳翔之路也……唐宋以來,鳳嶺、紫柏、青橋各險,山石塞斷。長安赴蜀者由鳳翔趨兩當、徽、成,明皇幸蜀但記河池之逢迎;吳武安兄弟拒金亦在略陽、仙人關一路。”

嘉陵水

《山海經·西山經》載:“嶓冢之山,漢水出焉。”

《尚書·禹貢》載:“嶓冢導漾,東流為漢。”

酈道元《水經注》載:“漾水出隴西氐道縣嶓冢山,東至武都沮縣為漢水。”

《水經注》云:“諸言漢者,多言西漢水。”又引闞云:“漢或為漾。”

《水經注·漾水》:“漢水又南入嘉陵道,而為嘉陵水。”“漢水又東南于盤頭郡南,與濁水合。”

《水經注·漾水》:“漕谷市在沮。”

《水經注》:“濁水南經盤頭郡東,而南合鳳溪水。案濁水,今白水江上游,鳳溪即嘉陵江。舟楫所經也。”“城西南十五里姚家坪,又五里馬房壩,又二十里大河店。自此折東南行,五里王家河,又東南十五里至大石碑,距城七十里(自王家河經大石碑至江口,人馬厲度,單身負販者由石碥行)交漢中府略陽縣界。”

《水經注》記載曰:“(濁)水出濁城北,東流與丁令溪水會。其水北出丁令谷,南徑武街城西,東南入濁水。濁水又東徑武街城南,故下辨縣治也。……濁水又東,宏休水注之。水出北溪,南徑武街城東,而南流注于濁水。濁水又東徑白石縣南。《續漢書》曰:‘虞詡為武都太守,下辨東三十余里有峽,峽中白水生大石,障塞水流,春夏輒濆溢,敗壞城郭。詡使人燒石,以醢灌之。石皆碎裂,因鐫去焉。遂無泛溢之害。’濁水即白水之異名也。”

唐《元和郡縣志》記載:“西漢水,一名嘉陵水。”

唐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載:“長舉縣(治今陜西略陽北長豐村一帶):嘉陵水,去縣南十里。”“順政縣(治今陜西略陽):嘉陵水,經縣南,去縣百步。”“金牛縣(治今陜西寧強北代家壩):嘉陵江,經縣西,去縣三十里。”

清康熙《漢中府志》記載:“略陽西北渡嘉陵江,二十里至橫現河,又二十里至口……又三十里至青泥河,可通白水江……為古之棧閣路也。”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和《略陽鄉土志》載:“青泥河……源發成縣,至石門入嘉陵江。”“石門在北八十里,兩崖對峙,水自中流,《郙閣銘》云:‘嘉念高帝之開石門’,即此。”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正西少北自口,十里至明水壩,十里兩河口,十里駱駝巷,十里高家壩,十里馬蹄灣,十里水溢溝,十里禪覺寺,十里大石硤,十里倒溝山,十里青泥河……此古棧閣,路險窄難行。”

《大清一統志》載:“白水江,在北百二十里,小八渡山麓,南接青泥河,東北連虞關,西北至大石碑。路皆陡險,七十里抵徽縣,又九十里抵兩當,又八十里抵鳳縣。”

民國《徽縣新志·輿地》“白水峽,西南六十里,江岸石壁鐫宋李虞卿《新修白水路記》,明高應夔有詩。”“白水江,西南五十里。自下店之西,兩川合流。東行里許,而南達李家河,石渚峪細流入焉。自此入山口,經木皮、地壩諸山,左麓繞出大河堡,又折東南流達白水峽,曰白水江,入略陽界。又迂回而東十五里,乃與嘉陵江合而南流。”

98年版《甘肅省志》載:“西漢水,在地質年代曾是漢江源頭,后來由于四川盆地水系朔源侵蝕,切開西漢水與川水的分水嶺,將漢江上游的西漢水襲奪為嘉陵江上游。”

青泥河古道

晉《華陽國志·校注》載:“虞詡開漕運道,蠱自今略陽溯嘉陵江、青泥河及成縣南河而達下辨。以后,漢中糧食,即由此漕運到武都。”

北宋《新唐書·地理志》載:“嚴礪自長舉縣西疏嘉陵江二百里,焚巨石,沃醯以灌之,通漕以饋成州戍卒,即虞之遣法也。”

清乾隆《成縣新志》載:“青泥河交通,水經白水匯嘉陵,陸通略陽達沔漢,為漢唐川秦糧運古道。”

清乾隆《成縣新志》載曰:“成縣東南飛龍峽,為漢唐糧運故道。自譚家河新路開后,故道崩塌,阻絕多年,士人以捷,便請修復。泳勘驗捐傣,焚石剪木,坎窗作棧。補殘平險。凡數十里而遙,故道復,而往來通焉。”

八渡河、八渡山

清《水經注疏》載曰:“漢水又東,逕武興城南,又東南與北谷水合,水出武興東北,(會貞按:《環宇記》謂之黃坂水,今曰八渡河,出略陽縣東北紫柏山。)而西南逕武興城北,謂之北谷水。南轉逕其城東,而南與一水合,水出東溪,西流注北谷水。(會貞按:今略陽縣東有夾渠河,源出飛仙嶺,西流入八渡河,蓋即此一水也。)又南流,注漢水。”這段文字說明,八渡河在《水經注》中的名稱為“北谷水”,在《太平寰宇記》中為“黃坂水”,明代以后,才稱為八渡河。

雍正《略陽縣志》和嘉慶《漢中府志》載:“八渡河,北十里,發源三川,眾水合流,經一百八渡,繞城東南,會夾渠水,入嘉陵。”這里的八渡河指吳家營至縣城約7公里長的河流。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和《略陽鄉土志》載:“八渡河,在北,發源三川東北,烏龍洞水、金池院水、九股樹河水、中川水、安林溝水、白石溝水悉注之,一百八渡。逕舊治東今治西,至三河壩,會夾渠水,入嘉陵江。”記載比較籠統,即縣城北邊,發源于三川大約50公里長的河,就是八渡河。

民國初年的《略陽鄉土志》載:“小八渡河,發源于大梁子,順路流入大八渡河。”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記載:“百八渡,在北十里。”“八渡河,在北,發源三川,東北烏龍洞水、金池院水、九股樹河水、中川水、安林溝水、白石溝水悉注之,經一百八渡,逕舊治東今治西,至三河壩,入嘉陵江。”由以上描述可見,百八渡距城十里,大概位置在吳家營附近,應該就是嘉靖縣志中所說的“八渡”或者在其附近。

92年版《略陽縣志》也載:“任安溝水,古稱小八渡河。”即發源于大八渡山(又稱老爺嶺、大梁子),經鐵廠子、枸林驛、磨壩,最后在吳家營高家壩匯入八渡河的這條18公里長的河流,就是小八渡河,也就是現在的任安溝河。

92年版《略陽縣志》載:八渡河,發源于徽縣雙洞子山,流入略陽境內稱為三川河,然后分別匯入九股樹河、烏龍洞水、金池院水,始稱八渡河。也就是說八渡河是指自路家兩河口,經安林溝、白石溝、吳家營、縣城,最后匯入嘉陵江的這段河流,大約流程為18公里。

明嘉靖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八渡山,北十五里。四面險阻,林木茂盛,路分三岔,山溪交聚,亦要害也。”“八渡梁,北十五里。”“八渡河,自縣北繞城入大江。”

清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五十六載:“八渡山,在縣北十五里。山下水流環繞,可渡凡八處,因名。”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《漢中府志》《略陽鄉土志》都記載:“大八渡山,在北七十里,壁立陡險,林溪交萃,中間一線之路。山陽曰大黃渠,山陰曰煙洞溝。”“小八渡山,在北一百五里,人行石仄路崎嶇,其南麓麻柳塘。北麓白水江邊,山立水環,鳳徽要路。”“(自略陽縣)北十五里至吳家營、折西二十三里至紅花寺、十里枸林驛、十里黑樓房、十二里鐵廠子、二十五里大八渡山之大橫渠、十里麻柳塘、十里小八渡山、五里渡白水江、十五里大石碑,交徽縣打火店界。為赴徽大路,險峻難行,要害之區。”“白水江,在北百二十里,小八渡山麓……”在徽縣境內,早期經行青泥道,北宋以后改走白水路。

《略陽縣志》記載:“大八渡山,在北七十里。壁立陡險,林溪交萃,中間一線之路。山陽曰煙洞溝,山陰曰大橫渠,榮一騎,盤旋而上。南巔建關帝廟,北巔結茅店,數椽中通,石梁一二里,東西巨壑,幽崖深畿,千仞要害之區以北為首。”

百八渡及小百渡山

嘉慶《徽縣志·古跡》載:“百八渡,大河堡下,先史曰:白水至勉水迂回,為渡百有八。憲宗入蜀,汪顯臣悉為橋梁濟渡。王家河下流,由大、小石碑達江口,三十里行人厲度百有八渡,今尤得三之二。白江口入略陽,則艤舟而下矣。”有學者考證認為,徽縣的百八渡在大河店(嘉靖《略陽縣志》稱“打火店”),沿白水路經大石碑、小石碑至小河口白水江鎮,沿途30多里行程,渡口“百有八”,因此稱為百八渡。

嘉慶《徽縣志》“兵戎”條下載:“明洪武五年(1372),馮勝出西安,搗定西,破廓擴特穆爾,分兵與徐達、梅思祖自秦州,又自徽州南出一百八渡,徇略陽,禽元平章蔡林,遂入沔州。”這個歷史事件發生的地點便是大河店的百八渡。

嘉慶《徽縣志·山水》載:“小百渡山,南六十里,在嘉陵江南,下為小百渡溝。”

嘉慶《徽縣志》“山隘要路”條下及民國《徽縣新志·兵防志·要道》:“縣南八十里鍋廠巖,自虞關西沿江六里,渡嘉陵江進小百渡溝而至略陽金池院路,山溪險絕,負販者尚由此行;先東南百二十里山石關峽,自田家河逾江,經梨演頭、思義川而至入沔、略、黑河路。”有學者考證認為,從描述中看,此小百渡山不同于略陽江鎮的小八渡山,它應是今徽縣虞關鄉政府與火車站所在地對面嘉陵江南岸的那座山,其山左面的山溝就是徽縣縣志中所說的小百渡溝,沿溝經十八盤、三官殿、九股樹、三川、金池院可到達略陽,自古就是略徽之間重要的一條商道,溝內現遺留有明代修路摩崖石刻和大量的棧道遺跡。唐代時,杜甫入蜀,走的就是這條古道,并作有《水會渡》一詩,描寫沿途的艱險。

八渡溝—九股樹古道

雍正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從五馬巖十里至白石溝……五十里至金池院,三十里至中川,二十里至三川,三十里至九股樹,交徽縣界,俱山僻小道。”

嘉慶版《徽縣志》載:“(徽)縣南八十里鍋廠巖,自虞關西沿江六里,渡嘉陵江進小百渡溝而至,通略陽金池院路,山溪險絕,負販者尚由此行。”這條自略陽經金池院、中川、三川、九股樹到達嘉陵江邊的甘肅徽縣八渡溝的道路就是八渡溝—九股樹古道。從徽縣八渡溝可沿江北行經嘉陵鎮到達徽縣,也可自虞關走青泥路到達徽縣,或沿江南行,經白水江鎮,走白水路到達徽縣。

民國初年的《略陽鄉土志》載:“東北自吳家營十里白石溝口、三十里兩河口、西支路通中、三川,至白水江;三十里葡萄架,三十里金池院,三十里耳子廠,三十里柳家河薛家莊,交徽縣界。”

興城關

《大唐六典》卷6載:“上關六:……;中關一十三:京兆府子午,……興州興城,華州渭津;下關七:梁州甘亭、百牢……。”

唐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載:“興城關,在縣南五里。”

北宋《新唐書》卷第四十四載:“(興州順政郡順政縣)南有興城關。”

清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五十六載:“興城關在縣西。《唐志》:興州有興城關。是也”

嘉靖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老君廢關,在縣東門右隅”

沮水

《尚書·禹貢》有“嶓冢導漾,東流為漢。”

《漢書·地理志》載:“武都郡沮縣沮水,出東狼谷。”

《說文解字》曰:“沔水出武都沮縣東狼谷。”

北魏《水經注》載:“沔水一名沮水。”

《水經注》載:沮水出沮縣東狼谷中,又東南流,經沮水戍西,而東南流注漢。亦曰沮口。晉寧康初,梁州刺史楊亮遣其子廣襲仇池,為秦將楊安所敗。沮水諸戍,皆委城奔潰。蓋是時阻沮水列戍,以備秦也。

嘉靖《略陽縣志》:“鐸水河,東北一百五十里,俗名黑河,與沔界,昔以此名,縣基尚存焉。”

嘉靖《略陽縣志》:“沮水河,東一百一十里,源自鐸水,韓信襲兵故道,即古沮縣基。”

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沮縣故基,在縣東一百一十里沮水河側。”

飛仙嶺、陳平道

《永樂大典》·卷11981·嶺條:飛仙嶺載:“飛仙嶺,有閣道百余間,橫之半空,即入蜀大路也。此路舊由西縣過,經由沮水,宋太平興國五年(公元980年)移改于是嶺。”

《永樂大典》卷11981記載:宋太平興國五年(公元980年),入蜀大路由原來的沮水道改走陳平道,即自略陽接官亭向南,翻越分水嶺,抵達大安,向西南接金牛道入川,中途設有方騫驛、黃土鋪、大安驛等驛站,此道較沮水道入川少150多里行程。以后兩條道路交替或同時使用,出入川蜀多取陳平道,進出漢中則多走沮水道。如今在沮水道沿途險絕處,尚有許多棧道遺孔,足可見當年道路之險。

嘉靖《略陽縣志》:“飛仙嶺,東南四十里唐徐佐卿化鶴飛升,有閣道百余間,唐杜甫有詩記焉。”又載:“分水嶺,東八十里,水分東西。”

武興城

《元和郡縣志》云:“先主以地當沖要,置武興督守此。筑(武興)城甚固,周圍五百許步,惟開西北一門,外有倉壘,三面周匝。自晉以后,皆謂之武興城。”

嘉慶《徽縣志》載:“梁州西界,舊有武興戍……武興西北,有蘭皋戍,去仇池二百里。太祖擊二壘,皆破之。”

萇舉縣

《漢中府志》記載:北魏太武帝(拓跋燾)置萇舉縣,在沔州(略陽)北八十里,屬盤頭郡。北周武帝(宇文邕)時,廢盤頭郡,萇舉縣改屬落叢郡。隋改“萇舉”為“長舉”。傳為長豐縣所在地。唐遷移縣址,貞觀二年(628)移治于興州西北120里。元至元二十年(1283)并長舉入略陽。

《徽縣志》記載:“長舉舊縣在仙人關下臨江岸。宋初無此縣,開禧中復置長舉縣,隸屬沔州順政郡。在長舉驛舊址上。”

清嘉慶張伯魁《白水峽》詩后四句云:“踏遍青泥嶺外程,枝枝葉葉送秋聲。訛傳舊有長豐縣,半在江邊半在城。”今略陽白水江鎮北20里的長豐自然村,傳為長舉故址。此地緊鄰宋代仙人關、吳王城,江對岸東側臺地有宋代長豐寺佛教寺院遺址,遺留有若干與長豐寺、仙人關、嘉陵江沿江古道有關的歷史信息。

石門 《郙閣頌》

《郙閣頌》:“嘉念高帝之開石門,元功不杇。”

嘉靖《略陽縣志·關梁》載﹕“石門梁,西九十里,有歐陽詹《棧道銘》。”

雍正《陜西通志》卷十一山川四載:略陽玉屏山“在縣北八十里與石門相對,有宋歐陽詹《棧道銘》刻石”;卷十六關梁載:略陽石門鎮“在縣西北九十里,有石門渡,在石門河上。故道又東經石門灘山峽也(水經注)。此門蓋漢所穿,久經荒塞。”卷十六沮水鎮條載:“在縣東一百三十里,順政縣有石門、沮水二鎮(九域志)。”卷二十九略陽祠祀中謂:“琵琶寺,在縣北100里石門鎮。”

嘉慶《漢中府志》略陽·山川載:“石門河,在縣西八十里。”青泥河條載:“縣西150里,至石門入嘉陵。”

光緒《略陽鄉土志》載:“石門,在北八十里,兩巖對峙,江自中流。《郙閣頌》云﹕‘嘉念高帝之開石門’,即此。”

明、清《略陽縣志》、嘉慶《漢中府志》“邱墓”條中均載:“明戶部主事封庫實墓,在石門。”

《略陽縣地名志》封家壩條載:“隋·順政縣(今略陽)的石門鎮即此。”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白崖巖,在西三十里,兩岸夾對,屹立百仞,江水從中流出,即今口之析里。漢建寧三年,太守李翕,鑿石架木為郙閣,以濟行人。”

《漢典》載:“郙閣:中國東漢閣道,故址在今陜西省略陽縣西嘉陵江邊的臨江高崖。漢時其地名析里,有橋跨溪,溪通漢水,水漲時交通阻絕。漢靈帝建寧三年,太守李翕鑿石架木,建閣道以利行旅。”

萬仞寨

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五十六載:唐光啟二年九月,邠寧節度使朱玫遣王行瑜攻興州,陷之。都將李鋌擊敗王行瑜軍,收復興州,進屯萬仞寨;北宋乾德二年(964)王全斌伐蜀,自鳳州出乾渠,克萬仞、燕子二寨,遂下興州。

《資治通鑒》卷第二百五十六:“七月,王行瑜進攻興州,感義節度使楊晟棄鎮走,據文州,詔保鑾都將李鋌、扈蹕都將李茂貞、陳佩屯大唐峰以拒之……九月,硃玫將張行實攻大唐峰,李鋌等擊卻之。金吾將軍滿存與邠軍戰,破之,復取興州,進守萬仞寨。”

道光《略陽縣志》記載:“萬仞古砦,在北。”

《宋史·王全斌傳》乾德二年,全斌伐蜀,自鳳州后乾溪渡,克萬仞、燕子二砦。

《元一統志》記載:“萬仞山,在長舉縣后,蒼崖架日,危峰矗云,上有武安君寨,下枕嘉陵江,有關。”由此可見,在長舉縣(今白水江長豐村)后,有萬仞山,山上有關寨,可能就是早年的萬仞古寨(元代時為武安君寨)。

九股樹巡司 白馬關

嘉靖《略陽縣志》載:“九股樹巡司,在縣北八十里,成化八年新設。”

嘉靖《徽郡志》載:“(九股樹巡司)弓兵一十五名。”

清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五十六陜西五載:“白馬關,在縣北八十里。一名九股樹,今有九股樹巡司置于此。”

黑水城

西晉《三國志》載:蜀相諸葛亮六出祁山,曾“朝出褒沔,暮宿黑水”。按說,三國時的“黑水”就是今陜西略陽、勉縣境內的黑河。

北魏《水經注·沔水注》載:“漢水又東,黑水注之。水出北山,南流入漢。庾仲雍曰:黑水去高橋三十里。諸葛亮《牒》云:‘朝發南鄭,暮宿黑水’,四五十里,指謂是水也,道則百里也。”

張伯魁《徽縣志·古跡》記載“黑水城,東南百里天門山南,有城基,無居民。相傳人不敢入,置設亦無可考。國初,州牧楊三辰造船運餉,船料大木取辦于此。”此黑水城在徽縣、兩當、略陽交界處。

民國時期的《徽縣新志》云:“黑水城,東南百里天門山南。”

《徽縣志》載:“黑水城,縣東南四十里……”

大桃戍

唐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載:“大桃戍,在(興州順政)縣東南四十九里。”

《大元大一統志》載:“大桃驛,在略陽縣東四十五里,蓋即大桃戍也。”

《大清一統志》載:“大桃戍,在略陽縣東。南北朝.宋元嘉十一年(434)蕭承之討楊難當,其黨趙溫等自南城奔走,退據大桃。”

清《欽定全唐文》卷三百七十一中《云麾將軍左龍武將軍彭城劉公墓志銘》,其載:“解褐授翊衛副尉,行興州大桃戍主,遷右衛寧州彭池府左果毅。靈鑒洞照,應變知微,命偶圣君,職參都尉。”

七防關 蘭皋戍 下辨

《嘉靖略陽縣志》:“七方廢關,(略陽縣)西一百九十里。”

《康縣志》記載:“七防關,在縣東七里半,即古散關。路通漢中府略陽縣,為甘肅入蜀要道,即古七防關,北為濁水,戍南為白馬戍,東南為蘭皋鎮。”

南朝《南齊書》:“武興西北,有蘭皋戍,去仇池二百里。”

嘉慶《徽縣志》載:“蘭皋戍,今小河廠。”

《康縣志》載:蘭皋故城位于今康縣大南峪鄉(原為略陽轄)。清康熙六年(1667年)在蘭皋置驛,稱大蘭驛,后人又稱大南峪。

清《讀史方輿紀要》:“同谷廢縣即今成縣治,秦下辨邑也。漢初,曹參攻下辨,即此。”

《清一統志》277卷:“(下辨)故城在(階州)成縣西三十里,秦置。”

關閉窗口
  熱點文章  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略陽縣委員會 主辦
  地址:略陽縣獅鳳路中段 電話:0916-4822534 ICP備案號:陜ICP備13005688號

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 做人别昩着良心赚钱 开心农场2中文版 杭州开绝味鸭脖赚钱 牌九玩法 49倍彩票app 奔驰宝马老单机游戏 无烟城到底能不能赚钱 现金二人斗地主规则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开心农场中文版下载